基屁股

Like a fairy tale (二) Snow White

短篇故事集,有奇奇怪怪的脑洞、也有正剧向,除个别篇外基本前后文无任何关联。

也许会偏ooc,在下文笔不好,所以有表达不清的地方请各位指出。欢迎留言,你们的建议与意见或是感想我会好好吸取然后更加努力的 :P

Like a fairy tale (一) Pillow talk

——————————————————————————————————

Snow White(上)

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在一个遥远的大陆坐落着一个富饶而美丽的国家。英勇的国王带领着他的子民抵御了敌国的进犯、斩杀了喷火的巨龙、拯救了美丽的公主。年轻的国王和公主很快在人民的祝福下完婚,次年深冬,王后诞下一名可爱的女婴,因小公主皮肤如雪一般白皙,于是王室夫妇决定将女儿取名为Snow White。

很快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小公主从襁褓里啼哭的小婴儿长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有着和母亲一样的棕色眼眸与秀发,坚挺的鼻梁与她父亲的毫无二致,年仅十二岁的她就有着超过同龄人的智慧与身高。

有一天,Snow从花园里摘了几朵白色蔷薇花准备献给染上风寒的母后,可回到寝宫看见的却是紧闭双眼的母亲与床沿边握着她手痛哭的父亲。花落下的一瞬间茎杆上的刺划破了公主的手,滴落在花瓣上的鲜血给原本白色的蔷薇花染上了刺眼的红。

举行完葬礼后,Snow跑回房间把房门锁上,不管父亲还是其他人如何劝说,她谁都不见也什么都不吃。就这样,Snow抱着母亲亲手给她缝制的娃娃躲在房间角落,绝食了两天。因为忙于国事,国王实在无法抽身,只好拜托与公主一起长大、比她大四岁的仆人兼玩伴Hannah,让她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公主开始进食。

Hannah轻叩着房门,里面的人还是没有给予任何回应,无奈之下,Hannah只好在护卫的帮助下,搭了个长梯爬到离地面十多米的窗户外。

“公主,打开窗子好吗?”Hannah敲了敲窗户,房里的Snow听见身后传来声音,站起来转身惊讶地看着站在窗外的Hannah。

“你在那干嘛?”两天没进食的Snow放下娃娃扶着墙壁走到窗户旁,“你疯了吗Hannah?”

“把窗子打开。”Hannah伸手指了指窗户,这让窗户另一边的公主不禁为她捏了把冷汗,这要是摔下去不死也会残疾。

不希望好友发生任何意外的公主示意Hannah往一旁躲好,打开窗子伸手将对方拉了进来。

“摔下去怎么办?你不要命了吗?” Snow鼓着脸气呼呼地批评着面前的人。

Hannah理了理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苹果,用衣袖擦干净之后递到生气的公主面前:“饿了吧,你两天没吃东西了。”

Snow看了一眼对方手里的苹果,纠结了一小会儿,实在耐不住饥饿拿起Hannah递给自己的苹果,看着公主开始大口地啃着苹果Hannah欣慰地笑了起来。

等Snow吃完苹果后,两人靠着床沿并肩坐在地上,公主手里还抱着娃娃,Hannah静静地陪着她。

“我想她了。”

“我知道,我也是。”

“人都会死吗?”

“都会的,”Hannah轻轻地拍了拍公主的背,“所以要更加地好好活着不是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真的吗?”

“真的。”

之后,虽然不再与往日一般活泼,但公主姑且还算健康地度过每一天。

她十八岁宴会那天,父亲在舞会上认识了一位叫Martine的女士,没多久就与对方结婚。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金色的头发根本没有母亲的棕发好看。”十八岁的公主完全不顾形象地坐在树上,修长的双腿在空中一前一后地晃着。

“公主,快下来,小心摔着!”Hannah坐在树下抬头冲着Snow喊着,腿边放着野餐盒,她俩经常趁守卫不注意溜出城堡去后山野餐。

Snow利索地跳了下来,拍了拍手上的泥,从盒子里拿起一颗苹果开始往空空的肚子里装食物。一开始还会制止自家公主这般不爱干净的Hannah在多次劝阻无果后索性就不管了,两人赶在太阳下山前回到了城堡。

“小声点,被发现就不得了了。”Hannah听见远方传来脚步声,压低声音警告着正在撬窗户的Snow。

“谁在哪?”一个卫兵听见了些声音,立马带着人跑了过来,“抓小偷!”

“快跑!” Snow拉着Hannah撒丫子就跑,无奈疯了一天的两个人体力实在不敌训练有素的卫兵,于是干脆放弃了逃跑。

“别跑!”卫兵们追上来后发现是公主,都傻了眼“公主,您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就不可以在这啦?” Snow撑着腰理直气壮地说着,趁卫兵还没有问别的问题,拉着Hannah大摇大摆地往城堡走。

两个女孩子一路小跑向Snow的寝宫,半路却撞见了国王和新王后。

“Snow,你怎么没有参加今天的晚宴?王后的家人大老远来到这里,你作为公主不出席是很失礼的。”唯一的女儿没有参加自己的家宴,这让许多王公贵族私底下都在悄悄地议论,说自家女儿与新王后不和,这让国王很没面子,“Hannah,你把公主带回房间让她好好反省,不像话,你这样我怎么把国家交给你?”

国王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咳嗽了起来,用手帕擦了擦嘴后惊讶地看见一抹红,在被发现之前迅速拽紧手帕,和女儿道了晚安后镇定地和王后Martine回寝宫。

“你有没有发现父亲他最近总是咳嗽?” Snow在Hannah的帮助下开始换睡袍,“面色也不怎么好,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Hannah理了理Snow的睡袍,公主在镜子前满意地转了一圈,回头对Hannah说:“我要是没你就活不下去啦。”

Hannah笑了笑,相互道了晚安后无声地退出了房间。

城堡的夜晚与日间相比显得更加地冷清且阴森,除了定期会有巡逻的卫兵外,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好在Hannah的房间也没有很远,Hannah提着烛灯穿过走廊来到大理石制的楼梯。

“你确定他只有一个星期的寿命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楼梯下传来,Hannah感觉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放心吧,我下的药无色无味,御医也发现不了,再加上根本不会有人怀疑道我们头上。”回答女人的是操着外地口音的男人。

尽管对方压低了声音,但每一个字都被Hannah听得一清二楚,手里的烛灯从被吓了一跳的Hannah手中不慎摔落在地上,宫殿的寂静瞬间被打破。

“谁在哪?!” 女人冲着楼梯上方喊,却被男人阻止,之后二人赶在卫兵来之前离开了。

确认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后,Hannah摸索着地面,拾起烛灯,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Hannah唤公主起床时将夜里这件事告诉了公主,但因不知对方的身份,最后也只好作罢。

一个星期后,国王暴毙,留下新婚妻子和刚成年的女儿,整个王国子民无不为失去一位好国王而惋惜,可正当举国上下沉浸在悲痛之中时,王后Martine以公主还小为由,将国家政权掌握在手,暗地里软禁了公主,Snow的一言一行都被王后的线人通报给王后。

“让我进去!”Hannah端着给Snow准备好的晚餐,正要进去时却被守卫拦下。

“我们接到王后的指令,必须要严格监控公主的膳食,避免行刺。”比Hannah高出一个头的守卫板着脸指了指Hannah手中端着的食物,无奈Hannah只好打开盖子让守卫检查。

“没事了,进去吧。”将银针刺入食物确认没问题后,守卫放行,Hannah白了一眼守卫,扣了扣门通报了一声,开门进去。

“外面的守卫没有为难你吧?” Snow侧身坐在窗台,手臂搭在窗沿边,脚旁几本书散落一地,“Martine午后带人来说父亲是因为被下毒才去世的,不想我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安排了守卫全天守着。”

Hannah把印有皇家家纹的餐盘小心翼翼地搁在桌上,将盖子放置一旁,示意公主过来用膳,待Snow准备坐下时,Hannah往前轻推椅子,方便她更好地享用晚餐。

“公主,你还记得一周前的某个夜晚我遇到的那对男女吗?我想他们应该就是杀死国王的人。”

“虽然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我们并没有证据,况且我现在基本等同于被软禁了,根本没办法出去,更别说去查清事实了。”公主用勺子舀了一口汤,“不过说来也奇怪,一个星期,这个时间段未免也太巧了。”

Hannah点头同意了自家公主的话,自己每天负责Snow的日常起居,需要见的人多了去了,但就是没有符合那天夜里女人声音的人。

 待Snow用餐巾擦拭完嘴角后,Hannah把餐具有序地叠好放入餐盘,告诉公主热水会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准备好,待会儿会来帮Snow更衣沐浴,随即退出房间。

厨房在城堡的地下一层,旁边则是低级仆人与侍卫休息的地方,尊卑分别,所以从公主的寝宫到厨房有一段距离。

故去国王的寝宫紧挨着他的书房,国王彻夜处理事务,为了不打扰到妻子,很多时候都是干脆在书房过夜。当Hannah路过书房的时候,无意间听见从书房半掩着的门后传来一句令人不解的话。

“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who’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房中传来,Hannah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因为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天夜晚走廊的那个女人。Hannah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后,轻声走到门前一探究竟。

“It is Snow White, your majesty.” Hannah看见一张男人的脸浮现在悬挂于墙壁上散发着绿色光芒的镜子里,Hannah咬紧了嘴唇,将快要从喉咙里发出的尖叫声遏制住,因为在镜子面前的,是王后Martine。

在这个国度,人们曾经因为滥用魔法使得国家一度接近亡国的边缘,于是上任国王下令,凡是使用魔法或是与魔法有关的人都必须当众被烧死。而现在,新王后却在宫殿里使用魔法,并且还是杀害国王的凶手。

“啊,又是那该死的Snow White,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喜欢她!”Martine随手端起身边的花瓶便向镜子砸去,碎裂的镜子很快又自动复原,“不行,那个女人不能留着!”

听到这里,Hannah倒吸了口冷气,在没被发现的情况下悄悄合上门回到走廊。

不行,我得去救公主!

Hannah端着餐具一路小跑回到Snow的房间,门口的护卫又将她拦下。

“怎么又是你?”护卫有些不满地问道。

“我不小心将水壶落在房间了,能放我进去吗,谢谢。”Hannah挤出了个微笑,后者皱着眉帮她打开了门。

“你得快点逃走,王后杀了你的父亲现在又要来杀你!”Hannah把餐盘放在桌上,压低了声音对正坐在窗台看月亮的Snow说,“王后她会魔法!”

“你说什么?”Snow有些不相信,“魔法不是被爷爷封杀了吗?”

“这是真的,Snow没时间解释了,快带上些钱,你换上我的衣服然后逃出去吧!”

“不行,如果她杀了我父亲那我得为他报仇!”公主毅然决定拒绝Hannah的提议,“再说了你怎么办,留下来她会杀了你的!”

“Listento me Snow, she can kill you with her bare hands, 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now ,just run as far as you can, please.” Hannah带着哭腔祈求着自己的朋友逃命,“换上我的衣服,然后出城去找我的父母,他们会保护你的。”

Hannah说的没错,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自己,那些会站在自己身边的不是死了就是被Martine给打发到很远的地方,想到这里Snow不禁落泪,Hannah伸手把公主拦在怀里,轻拍着Snow的背安慰她。

“没事的,别怕。等出城的时候记住别走大路,王后一定会派人搜的。明天我想办法回家,我们在那会合。”

两人对换好衣服后,Snow清了清嗓子站在窗户边,刻意提高声音对着门喊:“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Snow端着餐具,Hannah看着公主笑了笑,帮她把门打开,出门后的Snow低着头,守卫翻了翻餐具发现没什么异样就放行了。

在离开守卫的视线后,Snow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趁巡逻队发现前,按照自己平时溜出城堡的路线逃了出去。

直到逃到了后山山坡,Snow才敢停下来喘口气,她回头眺望着自己的家。

灯火通明的城堡在一片夜色中显得格外显眼,她隐约可以看见城墙上四处跑动的守卫。

母亲死了,父亲也被杀,现在唯一的好友为了保护自己留在那个吃人的城堡里,Snow觉得自己也许再也没办法回到自己的家,一想到这,眼眶再次被泪水打湿。

Root,Snow打算在自己的逃亡路上这样称呼自己,一是方便掩人耳目,二是无论接下来她去哪,自己都不要忘了家,王室的根。

银色的月光撒在年轻的公主身上,人们常说她遗传了她母亲的眼睛,有着她父亲的聪慧,但除了这些,她还与她母亲一样坚毅,和她父亲一样勇敢。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对于逃亡的Root而言都是未知,但她知道,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报仇!

 

To be continued ……


评论(4)

热度(20)

  1. tianshengqs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