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屁股

Fall, in love (九)

 前文链接:()()()()()()()(

🚨请做好心理准备,有点ooc,正文结局或许有点🔪,但往后翻还有另外一个类似番外存在的一小段,虽然或许部分人会不接受吧(滑稽)。感谢诸君不嫌弃我小学生程度文笔(笑),最近嗑令后cp刀子吃多了,人心都被虐的麻木了🚨

不喜勿喷🤝,谢谢喜欢🙌

晚餐桌上,Finch发现Shaw目光呆滞地盯着盘子里的牛排,像是台故障了的机器,重复地切着已经完美分离开的牛排,他赶在女儿把盘子切开前用手肘不带痕迹地推了一下埋头吃饭的John。

“嗯?“还沉浸在肥美多汁的牛排中的John被Finch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弄的停止嚼肉的动作,随着Finch的视线看去才发现身边Shaw怪异的举动,他立马放下刀抓住了Shaw的左手。

“Sameen,再切盘子要裂了。”

Finch朝着显然会错意的John白了一眼,随后温柔地询问对面的Shaw:“你还好吗?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牛排,从你回家起就总是在发呆,学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Cole穿过Root身体的画面再一次在Shaw的脑海里浮现,她皱着眉勉强地朝爸爸们挤出个微笑,低头继续进餐。

见女儿没说下去,两个老父亲也不好问,Finch觉得Shaw或许是在学校被欺负了,可一想到自己女儿这脾气哪会让别人欺负?难道是被老师责骂了?不行,等这几天忙完手头上的事一定得去学校一趟;而John,从一看到Cole看见自己就逃开始便觉得手痒痒的,现在看见自己宝贝女儿连牛排都吃不进去,更觉得是有鬼了。这可是牛排!低于Bear高于他俩的牛排!John气得牙根都痛了,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臭小子揪出来暴打一顿。

饭厅里回荡着刀具与骨瓷餐盘碰撞的声音和Bear吃狗粮发出的响声。

那一幕在她的脑子里如同放电影一般不断地循环,Shaw觉得这牛排也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道了声“我吃饱了”随即留下剩了一大半的肉和吃惊的老夫夫,回到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收拾完餐具的John站在Shaw房门外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敲了敲门:“方便我进来吗?”。

见里面的人没回答,John又轻叩几下房门,依旧没得到答复,他看了一眼趴在门边无精打采的Bear,再次叩门:“Bear想进来,你看,你不理它,它都不开心了。”

房门在传来一阵脚步声后打开了,John对Bear说了句“你姐姐就靠你啦”便放它进去,随后带上了门。

John转身,对着将刚才的事收入眼底的Finch无奈地耸了耸肩,对方也投来安慰又带些落寞的笑。

Shaw再次躺在床上,死盯着天花板,Bear也跳上床,乖乖地趴在小主人的身边,静静地盯着她。

“你也可以叫我Root”

“Hey sweetie ”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

“或许在某条路上,某棵树下,你还会遇到一个让你与世界相连的人,那个人会把彩色带回到你的世界”

“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If you don’t care about yourself, other people are, people who care for you”

说好的“care for you”,那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在骗我?那些笑,都只是在掩饰你的谎言吗?

Shaw用力捶着床板,身边的Bear被她这举动吓着了,它以为自己惹着小主人,两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并发出“呜呜”的叫声。回过神后的Shaw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一拳惊吓到了大男孩,连忙坐起身抱住Bear,一边抚摸着它的背一边不停的道歉。

“Bear,你说如果有一个你很相信,也不算很相信,就是让你放下防备的人,其实从头到尾都在骗你,你会生气吗?”

Shaw低头看着怀里的Bear,对方舔了舔她的脸,Shaw终于笑了,Bear见她终于露出笑颜后欢快地摇着尾巴继续舔她的脸。

Shaw带着一抹笑意看着Bear,但没多久这抹笑意便在看见搭在椅子上的校服后消失。她再次叹了口气,放开Bear起身抓起校服,想把它扔开,可刚碰着衣服她就放弃了这几近幼稚的举动,松开手里紧拽着的衣服,Shaw决定继续完成她的作业。

Shaw翻开画本,印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画面,心底莫名的厌恶感让她合上了画本,突然她想起没看见下午画的那幅画,或许掉书包里了吧,算了,Shaw现在不想做任何会让她想到那个人的事。

洗漱、向爸爸们说完晚安,Shaw早早地钻进被窝进入梦乡。

穿过一道刺眼的白光,Shaw来到一个陌生却又让她感到熟悉的地方:散落满地的玩具被谁遗落在不大的沙地上,旁边的转盘被风吹起开始转动,一旁大树上被风扯下好几片的枯叶落在破败不堪的滑梯上。

“shaw!”

忽然有人在身后叫着自己,Shaw下意识地回头,发现一个看不清脸的金发小女生,对方朝自己又喊了几句,她刚想答应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来,于是皱着眉望着小女孩,对方开始朝自己跑了过来,Shaw刚要闪躲可惊讶地发现对方穿过自己往身后跑去。Shaw吃惊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不可思议地转过身,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小游乐园里此时出现了很多孩子,设施也不如刚才那般破旧。

几个大个子的孩子占着大部分的游乐设施,一旁站着几个眼巴巴望着他们的瘦弱的孩子,而角落里,站着一个黑发、扎着马尾的小女生。

”Shaw,你怎么在这?我找你半天了。“金发女孩扯了扯被叫‘Shaw’的孩子的衣角,“别站这了,等半夜的时候千万别睡着,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Shaw’点了点头,金发女生很开心地对她笑着,’Shaw’也跟着一起笑了,之后两人手牵着手离开。

“那是过去的你,还记得吗?“不知什么时候Shaw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金发女孩,“好久不见了,Shaw。”

Shaw睁大了眼睛盯着身旁的人,意识到什么的她立刻回头去寻找曾经的自己,但早已不见了身影,刚要问那个自己在哪时,金发女生如同会读心一般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矮房屋,Shaw看了一眼此时面部清晰的小女孩,想起了她是谁,随即头也不回地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怪胎!”

几个小孩子的讥笑声引起了Shaw的注意,她穿过人群却发现站在人群中央捂住耳朵的自己,曾经的自己。

“居然说自己看得见鬼,明明是你害死了你的爸妈。”

“怪胎!”

“神经病!”

小Shaw被一个大孩子推倒在地上,其他人也跟着吐口水,甚至拳打脚踢。Shaw怒了,想制止这一切,伸出的手却穿过了这些孩子。

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被欺负,保护不了她,也什么都不能做。

晚餐的铃声让这些恶霸停下了欺凌,纷纷散去,只留下地上护住脑袋的小Shaw,Shaw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愧疚地看着小时候的自己,而那个她也突然抬起头盯着自己。

她能看见自己,Shaw有些吃惊,也望着对方,而那空洞的眼神快要将她吞噬。

“你还好吗?“金发女孩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旁,而小Shaw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瘸一拐的朝一边站着的面部模糊的金发女孩走去。

Shaw忽然感到头晕目眩,觉得好些点后发现自己在一堵红砖墙边,而小Shaw正被一个护工揪住,金发女孩想上前制止却扑了个空。

Shaw看见自己哭了,而小时候的自己是在被护工擦拭眼泪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落泪,她呆呆地望着一旁满脸歉意的金发女孩,无论护工怎么安慰也没有停下哭泣。

“对不起。“Shaw身旁的金发女孩说道,“我也多希望我是真的人,我真的想和你当朋友。”

Shaw看着小时候的自己,没有回答。

“你过的好吗?“小女孩拉了拉Shaw的手,“还是一个人吗?”

Shaw缓缓地点了点头,又很快地摇头否认。

“Sameen,如果可以,试着放下过去好不好?每个人都值得一个童话结局,你也一样。“

刚要看向小女孩的Shaw忽然眼前一黑、身体下陷,之后梦也就醒了。

睁开双眼的Shaw发现枕头有点湿,眨了几下眼睛后察觉到腿上沉甸甸的,抬头望去看见Bear趴在自己的腿上,还在睡觉。

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钟,离六点还有几分钟。合上眼却再也睡不着的Shaw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自己的腿,以免吵醒了Bear。

随便解决完早餐的Shaw决定去晨跑。

穿过马路的Shaw弯腰绑紧了鞋带开始慢跑,周末清晨的中央公园没有往日那么多的游客,这让她很满意,现在最不想看到就是嘈杂的人群。

可没几步,Shaw又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分岔路,而不远处就是那棵已经没有叶子的枯树。Shaw本想离开,但心里一股说不上来的感情驱使她往那走。

那个人也在,又睡着了。Shaw本想离开,但被对方叫住。

“别走,“Root用沙哑的声音阻止了Shaw的离开,“陪陪我好吗?就一下,没什么时间了。”

Shaw想到自己被骗的团团转,气得咬牙切齿,但还是万般不情愿地在她身旁一步远的地方站着。

“坐下,我有话和你说。”

“快说,我还有事。“Shaw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脾气,但是言语中还是很难不透露出她的怒火。

Root感受到了Shaw的怒意,仰头盯着她,又突然猛地咳嗽起来,Shaw见对方病怏怏的样子,还是狠不下心,就地坐了下来。

“从我第一天在公园见到你,我就被你吸引了。”Root又咳了几声,“我从有记忆起就一直附在这棵树上,这么多年自然见过很多人,你是第二个能看见我的人。自从发现你能看见鬼魂后我就一直悄悄地躲在你身边观察你,一开始还能跟去学校,但这棵树越来越不行了我也被困在了这附近。”

“因为你是‘看得见的人’,自然也就比一般人类滋补,我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就请那个红衣的游魂帮助我接近你,想找你的弱点然后吸食你的精气。可后来我放弃了这个念头,也与那游魂起了纷争,用所剩不多的力气赶走了她与其他企图对你下手的鬼魂。”

难怪那段时间突然身边都看不见什么游魂,她的身上也总是伤,Shaw看向了Root,而她也同样望着Shaw。

“因为你很有趣,你和外面表现的不一样,你很善良Sameen,而我也利用了这一点。虽然平时一副生人末近、不屑与其他人扯上关系,但你总会把口袋里的一些零食分给路上看见的小动物,即使这不太好。从那时你耐着性子帮我包扎伤口开始,我就不想对你下手。其实那时的我这点小伤没多久就会愈合,但我还想见你,所以每天在你快要来的时候,我都会划开愈合的伤口,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理由能让你再来看我。”

“其实我也想告诉你真相,可看着你在我身边,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被我吞回肚子里,我怕你知道了后就会生气,会离开,会讨厌我,就像现在一样。”

Shaw愣了愣,错开了原本相交的视线,而Root苦笑了一下,继续看着她。

“那个吻,我没忍住,现在想来或许我不应该这样,对不起。骗了你那么久,对不起。但我真的对你……”

“时间不多了,”Shaw打断了她的话,“你说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Root试图用无力的手臂将自己撑起,但很快还是摔坐在地上。

“是这棵树,它已经快死了。”说完后Root又咳了起来。Shaw始终紧锁的眉又挤在一起,她朝Root身边挪了挪,用手轻拍着因为咳嗽而颤抖的Root的后背。

“如果,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和你一样是个人,到那个时候,你和我好好谈谈好吗?”Root顺势倒入Shaw的怀中,后者并没有躲闪开,但也没有对那人的问题作答。

没得到回应的Root渐渐从因为咳嗽而喘不过气中缓了过来,她冰冷的身体感受到从身后传来的温热,她也想要努力以炙热的温度回应,但无奈连呼吸都刺痛的Root只能用微微加速的心跳回报对方暖着自己的体温。

接下来的两个人半拥抱着一起静望面前那静止的湖面。

时间就这样暂停多好,她是这样想的。

Shaw不会就这么原谅她,她的下巴抵着Root的头,闻着从怀中人身上飘来的淡淡的苹果清香,Shaw觉得至少得过很久再去原谅她,必须让她好好反省一下,那就下个星期好了,下个星期Shaw就原谅Root。

这时Shaw想起John总是在出警前握一握Finch的手,明明差点殉职也带着伤赶回来告诉Finch说自己没事,她也想起自己被Root吻后那天晚上的彻夜未眠,从前的那些她解不开的结似乎都已经被解开。

Shaw虽然没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相信自己懂了感情,但她觉得她自己或许有百分之七十一的自信,关于她喜欢Root的这件事上。

她刚要开口,怀里变的几乎透明的人便消失了,Shaw的校服外套失去支撑落在了她的怀里。

她愣了很久才接受现实,伸手拿起外套,发现口袋里夹着一张白纸,她打开后发现是自己给Root的画像,上面还有一行字。

我喜欢你。

Shaw在心里默念着,就像两人同时说出了压在心里久久不能说出口的话。

忽然意识到她还没有回答Root刚才的问题,Shaw把画折好放回口袋,抱着还残留一丝体温的外套,Shaw说了声“好”,然后离开了。

一阵风吹过,迷了Shaw的眼,到底是因为风中夹杂着的细沙还是因为别的原因,Shaw只感觉她的眼眶传来一阵湿润。

风惊起了湖面最后一只孤独的天鹅,它带走了秋天,也带走了Root。

那天下午,枯死的苹果树被移走,在原来的位置上栽了一棵新的苹果树树苗。

周一,Shaw在课上把风景画交了上去,但课下又恳求老师再给她一天时间并把画给讨了回来。

她在画里的树下添了一个棕色的人影,还有两颗落在地上的苹果。

放学后,再次路过那个岔路口,站在路口本想离去的她还是朝那棵树迈出脚步…...

(全文完)

———————————————————————

终于完成了人生第一部文的连载,可喜可贺👏

其实我是一开始想到了这个结局才开始写了这篇文(虽然很渣,笑),这个结局是由四叔的那段“When you find the one person who connects you to the world”和那段时间看的夏目友人帐才定的,本来想写Root第二天又回来什么的,然后就开始了没羞没臊(误)的生活但是觉得这结局不太负责任于是就还是按原来的设定写,并不是我不想她们两个在一起,只是觉得这样写不合适。

之后有时间就会去写一篇叫“Time-loop”(时光循环)的略带科幻的正剧向文,是Shaw被困在时光循环(真的吗?)里的一系列剧情,这文其实比这篇想的早,背景是第五季,与原文略有(很多)出处,或许会被我扯到中篇,hhh没办法废话比较多。望各位读者小姐姐小哥哥赏个脸👻

———————————————————————

后续

在顺利完成高中学业毕业后,Shaw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哈佛医学院,虽然离家有点远,但她有空还是会抽空开车回一趟家。

大三的那年John因为膝盖骨被歹徒打碎进了医院,他也就干脆辞了工作,因为Finch在接到他受伤的消息赶去医院的路上差点出车祸。把学校任务处理好后,Shaw请了几天假回家看望受伤的老头子。

首先迎接她的是大男孩Bear,好久没见到小主人的它的尾巴疯狂地转着,Shaw觉得要是这是在动画片里Bear快要开心地飞起来了。和小家伙打完招呼后Shaw走到卧室探望正在家静养的John顺便吐槽了老头子老了满头灰发,可躺床上的人硬是说Finch喜欢。

傍晚Shaw牵着Bear去了中央公园,她解开绳索让大男孩自己在一边玩,自己则靠在已经比她高的新树下。

早已入春的纽约还是寒气逼人,Shaw拉紧了被风吹开的衣领,闭上双眼。

没多久Bear忽然大叫了起来,Shaw仍旧合着眼睛,想让它安静下来,可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带着苹果清香的湿润的双唇堵上。

她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的那棕发女人正俯身得意地看着自己。

“Did you miss me ?”


评论(12)

热度(34)

  1. R U🌝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