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沙雕一枚,小学生文笔。
疑犯追踪、神探夏洛克死忠粉。
肖根、令后(海风)磕起来!!!

Fall, in love (七)

电梯 ()()()()()() 


“Sameen,我不认为你今天去上学是个好主意!” Harold从急救箱里拿出耳温枪对准Shaw的右耳,“你需要再静养几天。”

“可我已经在家里躺了三天,别担心Harold。”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口Harold为她准备的营养早餐,Shaw用餐巾搽拭嘴角。

“Well,99.5℉,还是有点低烧,等会儿我打电话给学校。”

“可我会没事的。”

“这没得商量,young lady!” Harold加重了语气,想以此打消Shaw企图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去上学的念头,虽然他感到很欣慰,毕竟自己的孩子很有上进心。

“Fine,我会留下来休息的。”Shaw摊了摊手表示让步,Harold很满意的笑了,开始收拾餐具。

趁Harold在厨房,Shaw打算开溜,结果一开门就被刚下班的John逮了个正着。

“早上好Shaw,你现在要去哪?” 

“上学,bye,我要迟到了。”

Shaw赶在John提出更多问题前跑向电梯,朝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John挥了挥手并附送了一个大大的微笑,John有些纳闷,但还是挥了挥手直到电梯门合上。

真奇怪,Shaw以前从来不挥手更别说出门时带着笑容。

一头雾水的John还未走进客厅便迎来bear的口水洗礼,John索性坐在地板上陪欢快地摇着尾巴的大男孩玩。

“你回来啦,工作怎么样?Shaw还在发烧,我让她回房睡觉了。”Harold听见bear发出开心的叫声后,从厨房走到客厅。

“Shaw不是去学校了吗?她刚出门。”John拿出在楼下买的甜甜圈,递给bear,“好伙计,你想吃吗?”

“停下John,别喂bear高热量的食物,它正在减肥。”Harold扶了扶额,“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倔呢?”

John偷偷掰了一点甜甜圈喂给bear,对着Harold露出龙猫笑。

“Fusco?”

“到。”

“Cole?”

“在这!”

“Shaw?Shaw?她今天又请假了吗?好吧。”正当Mr.Hersh准备在Shaw的名字后面做记号时,Shaw轻轻敲了敲门,他低头看了一眼门口的Shaw,点头示意让她进来。

“Okay,下次别再迟到了,快坐下吧。”

Shaw快步走到自己的位置,坐好,翻开课本。

“你回来啦!病好了吗?”Cole压低声音问几天没见到的Shaw,后者点头回应。

“Cole,现在还没到求偶的季节。” Mr.Hersh瞪了一眼Cole,引来班上同学哄堂大笑,Cole竖起课本把头埋了进去,Shaw无奈的以别人察觉不到的幅度摇了摇头。

“上课之前,你们美术老师在请病假的时候拜托我一件事,现在我先把这周的美术作业布置一下。你们每人在下周三前交给我一幅风景画,主题自选,要继续升学的同学听清楚了,这次分数会计入期末总成绩,所以请你们认真对待。” 

课后,Shaw与Carter寒暄过后走进了厕所,正准备解开皮带时,门外传来Tomas的声音。

“Hey Shaw,好久不见。”Tomas站在门外,Shaw不清楚他是否能透视看见自己,于是放弃了手上的动作。

“没事,里面没其他人。”依旧没得到回应的Tomas解释道,“放心,我正背对着你,毕竟我是个绅士。”

“谁知道呢,毕竟这里是女厕。”Shaw推开门走向洗手台,“你来干什么。”

Tomas双手撑坐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正认真清洗双手的Shaw:“当然是想你了,听说你病了。”

“谢谢关心。”Shaw把手放在烘干机下,试图用机器的喧闹声覆盖Tomas的声音,生病的Sameen Shaw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无趣的调情,更别说对方还不是人,“不过不用了。”

“我不认为你是感冒,即便是,那也不是普通的感冒。”Tomas试图扯着嗓子喊,但觉得自己没办法赢过那台烘干机,便停下来面带微笑安静地等Shaw的手被烘干。

Shaw满意地看着洗净的双手,转身抬头,碰巧对上Tomas那双深邃的眼眸:“噢,为什么?”

“嗯,我知道你经常被鬼魂缠身,也听说了自从搬来纽约后你就经常生病。”

“So?” Shaw环抱着双臂,不屑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知道鬼魂是怎么‘进食’的吗?它们寻找强健的人类然后吸取他们的精气以此维续生命,否则它们就彻底消失。”Tomas一改以前轻浮的语气,无视Shaw 不友好的态度,耐心地为她科普,“所以我想你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生病,更何况你是特殊的人。”

“特殊?我不认为‘看得见’会让我变得特别,我只是个普通人类。”Shaw抿着嘴回答他,“再说了,你也是它们的一员,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怎么不知道这或许是你耍的什么把戏,想让我变成你的盘中餐?”

听完这些话的Tomas轻声一笑,未经过Shaw允许牵起她的右手,低头亲吻女孩的手背:“我承认我想让你变成我的猎物,但不是这一种。我曾经也是个看得见的人类,所以我了解你的顾虑。我很喜欢你Shaw,所有我不会伤害你,请在外面小心点。”

“哼。”Shaw抽回自己的手离开了厕所。

“你知道那个叫Tomas的学长是怎么死的吗?”Shaw低声询问正在走廊整理柜子里书本的Carter。

“Tomas?Tomas Koroa?那个大帅哥?”听见这个名字的Carter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怎么突然问起了他?”

“Well,就是好奇这样一个学风严谨的学校为什么会有学生死在这。”意识到自己认识的是Tomas的鬼魂,Shaw摸了摸鼻梁很快找到个理由塘塞过去,这是她心虚时的标准动作,“SO,what’s the story?”

“Oh Shaw, 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注意,不过我觉得你最近变了很多,居然开始关心起别人的事了。” Carter一脸笑意地看着Shaw,“不过那件事轰动挺大的,各大报纸都刊登了。他为了救一个女同学,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挺可惜的,听说他是个很好的人,经常买食物给街头的流浪汉,愿他安息。”

听完这些话,Shaw不禁想起刚才Tomas对自己说的那些事。

课堂上,Shaw撑着下巴,盯着课本,但是脑子却被其他事给占据了。

纽约是个国际大都市,与以前在德州住的小镇不同,美国“移民大熔炉”的称号在这里得到彰显。人多的地方自然鬼魂也多,Shaw刚来的时候隔三差五就被鬼魂缠上,如果真如Thomas说的那样,那自己宛如落入狼窝一般。之前那个被她自行车压着的女鬼经常在中央公园里四处游荡,Shaw很多时候都得绕道去找Root。

不知道Root那个烦人精现在在干什么,真幸运,她看不见这些。

想到这里Shaw忍不住长叹了口气,继续盯着课本发呆。

放学铃打响后,Shaw婉拒了Carter一起去看电影的邀请,背着画板慢悠悠地往中央公园走。

“Shaw!” Cole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等等!”

Shaw转过身看着马路对面的Cole,他看见自己后很开心地挥着手,Shaw面无表情地朝他点头,本想打个招呼然后转身离开,但是Cole赶在红灯之前跑了过来。

“Hey,你也要去中央公园画画吗?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Cole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毕竟每次放学他想约Shaw的时候都找不到人。

“额,事实上我只是穿过公园回家。”Shaw指了指阴沉沉的天,“而且看上去快要下雨了。”

“Oh,那好吧,明天见。”Cole挠了挠头,神情有些失落地走开了。

Shaw看着Cole垂头丧气地离开,心里有一丝过意不去。虽然说不上原因,但她不希望自己跟Root啃苹果的时候边上多了一个人在耳旁叨叨。况且自己都搞不定那个女人,老实巴交的Cole一定会被生吞活剥的。

沿着湖边小路走了差不多十分钟,Shaw终于来到了湖边苹果树下,出人意料的是向来比自己早到的Root现在还没来,Shaw看了看手机,明明自己已经比平时晚了几分钟。

Shaw盘膝坐在树边的草坪上,抚摸着刚刚修整过的草坪,心想Root可能是因为什么事给耽搁了吧,毕竟她也得从学校走过来。

Shaw向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虽然从来没有陪Harold一起去钓过鱼,但是她很清楚自己要是去钓鱼,每半分钟估计就要收杆然后检查有没有鱼上钩。等了一会儿,Shaw觉得自己的腿麻了,于是站起来跺跺脚,看着眼前的苹果树,她突然很好奇Root平时是怎么爬上去的。想到这里,Shaw很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爬上去,随即放下书包,低头看了一眼,确认鞋带绑紧了后,抱着树干费力地往上爬,不是Shaw缺乏运动,只是这树有点高,能落脚的地方太少了。

但再难爬,费了一番周折后她还是成功地爬上树梢,期间不小心蹭破了手,头发也有点乱。爬树让Shaw感觉有点热,靠着树干解开外套的扣子,大喘了几口气后,心率渐渐恢复正常的她环顾四周,不得不说这里视野很好,难怪Root那家伙总是大老远就发现了自己。

运动后Shaw感觉自己饿了,正准备伸手去摘离自己不远的果子,几片树叶落在了Shaw的头上,她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抬头往上看。

虽然已是深秋,周围几棵树的叶子也只是变了颜色,唯独这棵树的树叶几乎快要落光了,Shaw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差不多只剩不到十多片,剩下的苹果挂在光秃秃的树干上显得格外突兀。看来这棵树怕是没几天日子了吧。

Shaw突然没了胃口,自己一个人吃苹果有些无味,撑着枝干,两腿悬在空中,望着路的尽头,等着那个人。

天快黑了,Shaw还是没等到Root。

忽然接到封短信,是Harold,他说今天晚餐吃牛排,让她赶紧回来。Shaw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没有Root的手机号。

“Shaw?你怎么在这?” Cole背着书包离开小路改道来到树下,“你不是回去了吗?”

被抓包的Shaw一时不知道改怎么圆谎,从树上跳了下来。

“额,我爸爸还没回家,我在这构思一下画的内容。”Shaw摸了摸鼻梁,“对了,你的画完成了吗?”

“噢,还没有,”突然被搭话的Cole显得有些激动,快速地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绘画本翻开后递给Shaw,“就是些风景什么的啦,我比较喜欢画植物。”

“看上去很棒,你或许会是个很好的画家。”Shaw接过后仔细看了看Cole的画,她自己虽说对艺术这方面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受到Harold的影响,还是分得清好坏的。

“真的吗?哈哈哈,其实我比较喜欢计算机啦,素描只是第二爱好,”Cole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Shaw夸奖,有点害羞。

几颗雨滴落在Cole的画本上,Shaw随即合上本子递还给Cole。

“下雨了,我该回家了。”Shaw转身提起书包准备离开,“学校见。”

“等等,”Cole张开双臂挡在Shaw前面,“那个,我送你回去吧。”

Shaw有点为难,她不是那种喜欢麻烦别人的类型,但同时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的好意。

“我家就在附近,没事的。”

“下雨了,我还是送你回家吧。”Cole一再坚持,Shaw只好作罢。

一路上Cole都在滔滔不绝地谈着刚才画画时的所见所闻,Shaw只是安静地听着。

“我到家了。”走到公寓楼下,Shaw双手扯着书包背带对Cole说。

“你住这啊?”Cole仰头看着公寓,不敢相信Shaw居然住在这么高档的地方。

“Shaw?”John刚把车停稳在路边就发现自家女儿和一个陌生男生站在家门口。

Shaw一看见John,对Cole说了声再见后,立马转头就跑向电梯,John下车后打量了一下Cole,后者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也跑了。

“那是你的男朋友吗?”晚餐的时候John切着Harold精心准备的牛排,“小伙子看着我就跑了。”

“我不谈感情。”Shaw叉起一块切好的牛排就往嘴里送。

“Come on,我可是开明的家长。”John一脸八卦地看着女儿,一旁的Harold依旧优雅地切着牛排,默默地听着父女俩的对话。

“再说一遍我就让bear咬你的鞋子。”Shaw嚼着牛排,面无表情地威胁着对面的John。

John放下刀叉,双手在空中晃了晃表示认怂。

洗完澡,Shaw坐在床沿擦拭头发,目光落在搭在靠背椅上的外套,这不由得让她想到那个披着另一件外套的人。

所以今天是有事才没来吗?Shaw叹了口气,但很快就恢复平常的心态,只不过是一天没见而已。

明天,明天她肯定会在那等着自己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个不停。

Shaw心里想着,嘴角不自主地上扬。

嗯,明天。


评论(25)
热度(38)

© 基屁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