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屁股

Fall, in love (五)

被毕业论文折磨死ヽ(≧Д≦)ノ 
夏目友人得出的梗,撞梗的私聊,我们谈个感情。
@罐一张 老铁ο(=•ω<=)ρ⌒☆

前文:(一)(二)(三)(四)

Chapter5
 
 第三天早上,Shaw出门的时候目光无意间留意到玄关放着的医疗箱。 
 因为工作中的那点不怕死精神,John几乎每次出任务回来都带着伤。Harold有时劝他去医院,但那个大块头总是嘴角一牵地说没事,嫌麻烦。Harold索性在门口准备好医疗箱,也习惯了忙碌时段的John刚处理好伤口又匆忙离去。警察这个行业的高危让这一切显得很正常,尽管Shaw不解,但她猜测在所有John能掌控的情况下,他都会回家,也许只是想看到Harold因为他的不小心而眉头紧锁、听一听比平常还要多几倍的唠叨吧。 
Shaw难得察觉这份细腻,这或许这也是爱的一种元素?想看对方因为自己而困扰? 
不知为何,眼前Root的神情突然浮现,Shaw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思绪,但转而又想起今天Root应该换绷带了。Shaw看着医疗箱,心里有所迟疑,手上却还是利索地把酒精、绷带等药品塞进书包。 
 这一天显得特别的漫长。Mr. Hersh依旧板着张臭脸。Control的课上Fusco又顶风作案扔纸条给Cole,这次扔准了,直接砸中当时正往教室后方走去的Control,结果可想而知。Shaw有时觉得Fusco就是故意想被留堂,因为每次留堂的负责人都是身为班长的Carter。放学前倒数第二节课是体育课,课上老师让大家玩躲避球,Cole和Fusco互扔时不小心砸到了Martine的脑袋,被她和她的小姐妹们追着打。Shaw结束了跑圈,远远地坐在操场边缘,疏离于集体活动并不使Shaw困扰,其他人也习惯了这样的Shaw。Tomas下午没来缠着Shaw,Shaw猜想他大概是怕自己拿着球往他那张自以为帅破天际的脸上砸。 
 老师组织班上的同学进行男女生躲避球大赛,Shaw原本不愿参与其中,想要独自一人待在操场角落或是随便跑跑圈,但碍于Carter的情面,毕竟她一直向自己发出邀请,只好加入了女生战队。由于男女生体力的悬殊,男生队很快便拉开了分数,场上留下的女生越来越少。多亏了Shaw平时的锻炼,几个扣球便淘汰了对场的几个男生。没过多久,便只剩下Cole和Fusco,女生队则有Martine、Carter和自己。球转到了Martine手上,瞄准好目标后,她把球用力地扔向Cole,而Cole灵活地躲开了,球便径直砸在了Fusco脸上。 
 “哦!”Fusco捂住自己的鼻子,殷红的鲜血从指缝中流出。老师和Carter同时跑向Fusco。 
 “比赛第二,友谊第一!”老师高声警告着Martine,随后扶着Fusco往场外走。 
Shaw觉得Fusco其实挺开心的,毕竟Carter用自己的手帕给他擦拭鼻血,之后还自愿弃权,陪着Fusco坐在一旁休息。 
 最后一节课,Shaw 的饥饿感可等不到放学了。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她快速地咬了一口能量棒,她的必备之物。而Martine则表现得像是全天候监视一样,一瞥见Shaw偷吃东西便立马咳嗽起来,想引起老师注意,只不过等老师转过身的时候Shaw已经吃完了,并且一脸平静地抬头思考着老师写在黑板上的问题。 
 自行车还没送去修,John手里那件公园老人遇刺的案子就快结了,想必走路上下学的日子也快结束了。Shaw头疼着Ms. Zoe布置的历史阅读,不知不觉地溜达到了那颗熟悉的苹果树下。 
Root在树下睡着了,Shaw放轻了脚步走过去,蹲在Root身旁,仔细端详这张毫无防备的睡脸。 
 睡着的样子也还挺好看的。 
 其实只要平时别总对她露出那么多意味不明的笑容,Shaw觉得自己不介意和眼前熟睡的人一起吃着苹果看夕阳。Root的睫毛很长,淡淡的眉毛没那么锋利,不像自己那样。坚挺的小鼻子旁有一颗痣,反倒给人俏皮的感觉。眼睛颜色也比自己的要淡一些,衬托起肤色来很是合适…… 
等等,眼睛?Shaw回过神来,发现对方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嘴上又是那一抹坏笑。Shaw赶忙拉开距离,拍拍肩上不存在的灰,吱声打了个招呼。 
 “Kiss kiss to you too, 来很久了吗,你刚才在看什么呢?”Root伸了个懒腰,一脸刚睡醒的样子,坐起来倚着树干看着满脸通红的Shaw。 
 “没什么,刚到。”Shaw只觉得这人从刚才自己到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所以你是特地来看我的吗?”Root对着Shaw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Shaw白了她一眼。 
 “绷带该换了。”Shaw自说自话地放下书包拿出药品,“把手给我。” 
Root很是乖巧,歪头笑着,眼神跟随着眼前动作熟练的小个子。Shaw很快地为伤口消毒,并换上干净的纱布。抬头时无意间发现Root锁骨周围又出现了几条小伤口。 
 “你怎么搞的?”Shaw皱了皱眉,用一只手指轻扯开Root的衬衫领口,“打架去了吗?” 
 “So,Doctor Shaw,你愿意帮我处理一下吗?”Root解开了自己上衣的一颗扣子,Shaw迅速抽回了手。 
 “想的美。”Shaw又白了一眼,她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计算一下一天之内到底要翻多少次白眼。 
 “Well,不问问怎么行呢?女孩总是得试一下嘛。”Root把身体往前倾了倾,宽松的领口越发往下掉。 
 意识到面前女人正在做什么,Shaw立马站了起来,Root看着Shaw 这么大的反应,脸上笑意更浓了。虽然Shaw的神情和大脑同时发出嫌弃的信号,但心里莫名痒痒的,只觉四周热气升腾。 
 这时不知从哪飞来了一颗足球,不偏不倚地砸到了Shaw的膝盖,毫无防备的Shaw 抱着自己的膝盖四处寻找着罪魁祸首,Root在边上快笑岔了气。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走了过来,“请问,可以还给我吗?” 
Shaw看着脚下的球,理智被愤怒赶出大脑,她对着正捧着肚子弯腰笑着的Root大喊了一声“闭嘴!” 
 小男孩愣神看着Shaw,突然往后退了一步,Root对着被Shaw吓坏的孩子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Shaw把球轻轻地朝小男孩踢过去,对方抱起球点了个头扭身便跑了。 
 “讨厌的小鬼!”Shaw一脸嫌弃地用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球印。 
 “我倒是觉得很可爱呢。”Root抬头看着黑着脸的Shaw说。 
Root把正生气的Shaw往自己拉近,对方顺势坐了下来,Root又不知从哪变出两颗苹果,一个给Shaw,另一个往自己嘴里送。 
 “这棵树的苹果都快被我们吃完了。”Shaw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说。 
 “Sweetie,真想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像一只小仓鼠。” 
 “别再用那种傻里傻气的动物来形容我,还有,别叫我sweetie!” 
 “好的呢,sweetie。”Root轻声咯咯笑着,没再接话,两人静静地边吃着苹果边看着湖面上的倒影。 
 映在湖面上的阳光幌得Shaw眼睛生疼,她下意识地把脸往左边望,却发现Root正看着自己。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己的?Shaw大脑飞速地转着,但同时仍旧一直盯着Root的眼睛看。不知注视了多久后Shaw突然有所发觉,眼睛慌乱地避开Root的视线,目光往下游走,却停驻在了嘴唇。 
 因为苹果的缘故,Root双唇看上去湿湿的,Shaw意外的发现她的嘴唇没什么血色,身体不好吗?不应该啊?可能是最近天冷了吧,毕竟以前基本不生病的自己来到了纽约后也感冒发烧,特别是这几天,Shaw总觉得自己头昏沉沉的。不是说“An apple a day keeps doctor away”吗,为什么感觉一点用也没有? 
Shaw想着,吞了吞口水,意识到对方的面容不经意间放大在自己眼前,随后便尝到了那双唇的触感。 
 一股清新的苹果香气随着对方的靠近而来。 
 虽然对方仅仅只是吻着自己并没有其他什么动作,但Shaw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烫。就当Shaw以为自己要因窒息死去的时候,Root吮吸了一下Shaw的下唇,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脸庞红扑扑的。 
 “That didn’t suck.” Root故意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Shaw的目光随着她手的动作停留在那里。Shaw无用地希望自己的脸没有那么红。 
Shaw有些尴尬的转过头,面向湖面继续着手头上的苹果事业,而闯入鼻腔的清香与嘴上传来的湿润感都在反复地向她传递信息,使她无法回避。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Shaw放学每天都会来公园苹果树下,虽然嘴上打死不承认自己是特意来找她的,但即便下雨也早早来到的Root一眼就能看穿她的谎言。 
Shaw以为Root会拿着自己没有拒绝她的吻这件事大做文章,时刻准备着迎接对方的嘲笑,但不知为什么,Root一个字也没提,Shaw也只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不对,本来就不在意。不就是被亲了一下吗,这有什么? 
 秋风萧瑟,几颗苹果与树叶一起飘落在草地上,过冬迁徙的旅鸫啄着苹果。苹果树被风吹后原本就没多少叶子,而此时越发变得少的可怜。 
Shaw发现自从遇到Root后,自己被鬼魂缠上的次数少了很多,只是偶尔几个倒霉蛋非得往Shaw自行车轮子和脚下钻。Shaw有时也在想,自己虽然无意去建立什么情谊,但这世界总有对别人主动奉献自己感情的人,比如Carter、Cole、Fusco和那个自恋又轻浮的Tomas。Martine仍旧每天和那帮有钱人家小姐横行霸道,不是围着Fusco骂就是欺负不敢反抗的Cole,也就只有在Control的课上会收敛一点,还有在隔壁班的Lambert经过的时候。 
 心情似乎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这是Shaw所能察觉到的。就连Fusco都说最近Shaw对自己翻白眼的次数少了很多,虽然话刚一落就得到Shaw的回击。 
 人前依旧。恐怕也只有Shaw自己一个人知道她在努力地掩饰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

评论(4)

热度(48)

  1. 罐一张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
    🙃不敢相信我一个日常校不对自己文的人居然还在给别人当校对(还拖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