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沙雕一枚,小学生文笔。
疑犯追踪、神探夏洛克死忠粉。
肖根、令后(海风)磕起来!!!

Fall, in love (三)

Fall, in love (一)(二)

观夏目友人帐得出的脑洞,若撞梗就很有缘呀(///ω///)
此处日常@罐一张 校对姬友
开学啦开学啦_(:3」∠)_

Chapter 3
 
转过了几个街角后,车平稳地停在了路边。 
“下午我来接你,自行车找个时间帮你修。”John看了一眼刚收到的短信,“Harold下午要去D.C 出差,学术报告,可能得三天才回来。” 
“好。”Shaw解开了安全带,把脚下的背包提起来后打开车门,“Bye。” 
“Have fun!” 
看着Shaw一走上楼梯,一个金发女孩便靠了过来,John感到些许欣慰,以为Shaw终于有朋友了。 
“嘿Shaw,刚才那是你男朋友吗?没想到孤狼Shaw居然会有个这样的男朋友,可真厉害啊。”Martine挑着眉,话里有话地问道。 
“我不谈感情。”Shaw冷冷地回答,不太明白Martine为什么天天“围着她转”,难道她就没有别的事可做吗? 
“警车?怎么,失主少女被救然后还送到学校来了吗?”Martine身边的一个短发女生附和着,她的话引起了其他几个人的哄笑。 
Shaw实在懒得解释,关于她的人格障碍及家庭状况,知情者甚少。一直以来学校需要有家长到场的情况时,都是Harold出面,想来她们不认识John也很正常。但她们对Harold的好奇可一点也不比对John的少,戴着圆框眼镜的Harold每次来到学校都穿着得体的三件式西装套装,识货的家长能看出来那是私人裁缝的手工杰作。待人友善又健谈的他倒是没让人挑出什么毛病来,令人不解的是,如此温文尔雅的父亲为什么会有一个像Shaw那样冷如冰的女儿,而且长得一点也不相像。出于对Shaw的尊重,Harold并没有让她更改姓氏,当然也有人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碍于这家人看起来比一般家庭更注重个人隐私,谁也没上前攀谈过此类问题。 
Shaw一点也不想再听到这恼人的笑声,她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于是推开大门往自己的储物箱走去。 
“Shaw,Shaw,wait!”Cole背着书包一推开门就看见了Shaw,大喊着想让对方放慢脚步。 
Ugh,这一大早还有完没完?! 
整理好书的Shaw用力合上柜门,全然没再理会其他人,径直向教室走去。听这声响,旁人大都知道Sameen Shaw的脾气,自觉地让出条路来。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坐在自己位置上的Shaw随手翻了翻书打发时间。 
这节课是数学,control在讲台上那股雷厉的劲儿是在全校出了名的,上课要是有人打断她,那么这个人不是被留堂就是被记处分。至于这脾气里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庭生活不和谐,反正她丈夫Mr. Hersh也同样成天黑着张脸。 
“Shaw,刚才叫你是想把笔记本还你,对我帮助很大,谢谢!希望下周测验我能向你靠近点。”Cole走过来把笔记本放在了Shaw 的桌上。 
“没事。”Shaw仍旧翻着手里的书,但还是礼貌地抬头示意。 
目光相接打断了Cole,他像是忘了某句话似地欲言又止,眼看control已经拿着书走进了教室,还是识趣地回到了Shaw身后位置上。 
Shaw尽量跟上control的讲解,倒不是说她在数学上有多吃力,而是令人头疼的Tomas,那家伙不是站在讲台上手舞足蹈地模仿control,就是朝她抛去几分年少轻狂的撩拨卖弄。 
况且扰人的还不止Tomas一个。前桌Fusco团紧了手里的字条,趁着control转身写板书,回身想要把字条扔给Cole,但还是手脚都晚了一步。字条不幸落在Shaw桌子上,Fusco只好荣幸地获得一记白眼。 
“Ms. Shaw,你跟Mr. Fusco有什么要和我分享的吗?”control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样,转身就朝他俩走了过来。 
“‘实在听不进去了,下节课还去打球吗?’,噢,你们关系很好啊。”control念着从Shaw桌上拿起的字条,“课不好好上!放学来我办公室!” 
听到Shaw要留堂,Martine不禁笑出了声。 
“Ms. Rousseau,你能告诉我这哪好笑了吗?”听见笑声的 control立马转身锁定第一排的Martine,“不要以为你是校长的孙女就可以在我的课堂上肆意妄为,放学你也给我留下。” 
听到这一消息的Martine立马拉下脸来,暗骂了一句“Damn it”。 
趁着control注意力被转移开,Fusco赶紧又写了张纸条给Shaw,致歉并表示会用食物来补偿。Shaw耸耸肩,发现Tomas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窗边,教室里的闹剧让他喜笑颜开,但他也愿意分散些注意力给操场。 
下课铃声一结束,Shaw就收拾好东西离开前往下一个教室。Cole本想为拖累Shaw而道歉,但开口的速度还是没能赶上Shaw离开的步伐。Fusco用力拍了拍落寞男孩的背,问他下节课翘不翘课去打篮球,又看着他魂不守舍地点点头。 
放好东西的Shaw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决定上课前去趟洗手间,没想Tomas也跟了上来。 
“你是要看我上厕所吗?”见四下没人,Shaw抬头没好气地对纠缠着自己的游魂说。 
“噢Sameen,当我女朋友吧?”Tomas一脸暧昧地走近Shaw,左手撑着隔板门右手不安分地往她后腰摸去,结果却被Shaw反手扣住压在厕所墙上。 
“就算你长的是有那么一丁点符合我口味,但是死心吧,我不谈感情。”Shaw说完后退开,“现在你可以滚出去了。” 
Tomas理了理衣服,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转身离开了厕所。Shaw有时会疑惑他生前是不是也那么轻浮,但他确实是极少数识破她阴阳眼却不想杀掉她的鬼魂之一。 
但那也不能怎样。人也好,鬼也罢,Shaw谁都不会再信了。 
Shaw回到教室,发现班长Carter正弯腰捡着散落一地的书和其他东西,Shaw一眼便认出那些物件属于自己。 
“Hey Shaw,你的东西掉了噢!”Martine的一个小姐妹对Shaw坏笑着。Shaw没理她,蹲下来捡起自己的东西。 
“谢谢。”Shaw把书整理好,又抖了抖书包上的灰,Carter察觉到那是对自己说的,回了句“别客气”。Shaw又弯了弯嘴角再次表示感谢,Carter给她的印象确实还不错。 
Shaw并非无所谓被当作捉弄对象,三番五次地挑衅让她十分恼火,但她实在不想当那个“惹事生非”的人。 
Mrs. Morgan的衣品不错,但还是没能阻止Shaw思绪飘飞。 
还在福利机构的时候,总有个小胖子仗着身高优势拿Shaw开涮。每当霸凌发生,其他孩子只会围在边上看热闹,就连麻木神情上也写着无动于衷。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一个Shaw之前从没注意到的金发女孩开始接近她。每次Shaw被小胖子捉弄后,女孩总是会在众人散去后跑来安慰她。Shaw其实不太知道怎么和别人相处,但是她很喜欢金发女孩的陪伴。她们之间有一些女孩子的简单对话,那大概是Shaw第一次重新感受到开心。金发女孩像个独独属于她的“孩子王”,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总是带着Shaw在自由活动时间溜出福利院。 
有天她们回来晚了,四处找寻的护工在Shaw翻墙进来的时候抓了个正着。挨了骂的Shaw一脸委屈地朝金发女孩看去,但老师依然揪着她一个人质问。金发女孩本想走上去制止护工,但那不过让Shaw眼睁睁地看着她扑了一场空。后来Shaw是在大人为她搽拭眼泪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哭了。 
Shaw在父母的葬礼上没哭,被欺负的时候也没有落泪。她不太能理解这些眼泪,只好转头看着同样望向自己的女孩。 
Shaw还以为自己找到了朋友,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safe place。 
在那之后,Shaw和金发女孩的关系一直没能修补起来。她陷入一种人鬼混淆的惶恐,暗自决定再也不对谁表露出需要。再遇上小胖子的威胁时,Shaw也终于没再忍气吞声,而是直接上去和对方扭打起来。 
留堂期间,Shaw收到John的短信,案子有了重大突破需要跟进,没办法来接Shaw,他很抱歉,并许诺晚上给她带三倍黄芥酱的三明治。 
再次路过公园的时候,一种预感让Shaw决定要绕路走。就当她以为自己可以躲过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那个比昨天还要腻人的声音。 
“Hey sweetie, did you miss me ?” 

评论(4)
热度(48)
  1. 罐一张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
    日更的都是小天使(昨天没跟上真的怪我

© 基屁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