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屁股

Fall, in love (二)

Fall,in love(一)
本文是夏目友人帐得出的脑洞,撞梗的话那真的是有缘呀(*´ェ`*)
脑洞只是脑洞哦,不全是按照夏目来设定背景哟,至于之后到走向嘛∠( ᐛ 」∠)_走着看吧
@罐一张 感谢划水编辑大力支持(///ω///)



Chapter2
 
Root? 
Shaw思忖着这样一个称呼的含义,不留痕迹地挑了挑眉,同时报出自己的名字。 
“Sameen Shaw。” 
见自己满不情愿的样子并没有给对方带来什么困扰,Shaw开始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似乎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 
一头棕色长发,发梢的波浪懒散地卷着,相貌勉强算是可以挤进“漂亮”的那些人里。当然,Shaw不会承认她在这形容之中的刻意。虽然不谈感情,但也并不妨碍她欣赏。Root身上的校服看起来很是陌生,白色短袖衬衫搭衬得她稍显知性,干干净净的样子倒是让Shaw心里有些痒痒。瘦巴巴的身材即便没什么值得令人注意的地方,但身高的确让Shaw感到一丝拧巴——她不得不抬头才能捕捉到某些细节,比如说Root杵在那儿,有些得意的样子。 
Shaw猜想她衣服下掩藏的身体一定蕴含着某种力量,至少…… 
什么,衣服下? 
在快要触摸到更深层面的形容词时,Shaw惊觉地扯回思绪。不恰时宜地想入非非令她有些生气,来不及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埋怨Root的故作神态,只好摸了摸鼻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脸上有灰呢。”Root的语气里有一种认真地俏皮,没等Shaw反应过来便毫不介意地帮她抹去了灰尘。 
随之而来的电流感让Shaw极度不自在,下意识想要逃。除了爸妈以外,从来没别人这么靠近过她,即便是Harold和John也会自觉地保持他们所达成共识的安全距离,更别说是面前这位相识不到两分钟的陌生人? 
但她还是定住了自己,等Root完成擦拭的动作。 
真是奇怪。 
Shaw向后退了退,把自行车扶起来。心想那个女鬼可是有够硬的,自行车的前轮都撞弯了。就在Shaw蹲下来检查前轮的时候,她突然发现Root的右手腕正往下滴血。 
“嗯?”Shaw没站起来,只是抬起头来看着Root的眼睛,又瞥了瞥她的伤口。 
“可能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吧。”Root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耷拉下来,说得满不在乎。 
“刚才?我撞到你了?” 
Root没吱声,只笑着摇摇头。 
看着血水顺着Root细长的手指滴落在地上,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你坐在那个椅子上等我,我去拿绷带来。”说完便推着车走了。 
Shaw回到公寓楼下,放好车后一路小跑来到电梯,把Harold的急救箱塞到书包里,又急匆匆地往公园赶。 
Shaw也不太能理解自己突如其来的焦急感,但是她总觉得这个女孩有什么不同,至少看上去……也许不太会照顾自己。现在Shaw意识到,人格障碍至少没有侵蚀她最基本的社交认知。不主动关心,不代表学不会人情与报答。 
更何况是Root先死皮赖脸地跑过来答话呢。 
反正包扎完,大概就不会再见面了。 
Shaw回到刚才的地方,却发现Root没在那儿,环顾四周也不见她人影。 
Shaw突然有些懊恼自己的行为。 
就在她要扭头回家的时候,那个甜腻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Hey sweetie,我在这!” 
Shaw寻着声音望去,发现Root正坐在湖边的一棵苹果树上朝自己挥手,Shaw白了一眼,走了过去。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接着!”Root顺手从树上摘了颗苹果丢给Shaw。 
Shaw伸手接住那颗朝自己脸上飞来的苹果,一脸嫌弃地看着树上的人。 
以及那双摇摆着的白皙长腿。 
“Oops,sorry.” 
看着Root敏捷地从树上跳下来,Shaw一点也不好奇她是怎么跑到那颗树上去的。 
“乱摘苹果,huh? ” 
“Well,我和这棵树的主人熟得很。” 
Shaw看了眼这棵约有两三层楼高的苹果树,揣测它应当年份不浅了,这女孩说谎话居然这么理直气壮。 
“你到底还需不需要这玩意?”Shaw从包里拎出急救箱,头也不抬地问。她还没能习惯两人视线相交时不可避免的角度问题,索性又放下箱子盘腿一坐。 
于是Root也学着Shaw盘腿坐下,但是因为腿太长,外加没什么肉硌得难受,最后她还是决定把腿伸直,整理了裙摆之后,还不忘冲Shaw意味深长地耸肩一笑。 
Shaw不敢保证自己没会错意,总之是有种想丢下她扭身就走的冲动。 
Root把右手袖口往上翻后,手横在Shaw面前。氧化后暗红色的血水还印在Root泛白地手上,显得有些刺眼。 
大概是因为一路跑来所以有些热,Shaw随手拉开运动衫的拉链。Root凭着身高优势一眼就瞄到了那工装背心领口未能遮住的部分,对自己深提一口气的克制像是满意又像是毫无察觉,游离着的目光甚至没放过她皮肤上细小的汗珠。 
而Shaw以为Root只是怕痛,心底里还有些嘲笑。 
用酒精棉清理好伤口后,Shaw小心翼翼地用干净的纱布包扎好Root手上的伤,丝毫没注意到远处路人的驻足与目光。 
但Shaw知道Root的注意力全程都锁定在她身上,她能感受到视线传递来的炙热。余光里的Root晃了晃右手,俯身靠近她的耳朵,随之而来的温润气息仿佛顺着脖颈酥麻了她半个肩膀。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 
故意压低的声音里暗示了隐秘,藏匿着原本的香甜与尾音的颤抖。 
Shaw将愤怒归于安全距离受到了极大侵犯,不禁担心起自己额头上突起的青筋,竟有一丝希望它们变得收敛而温顺些。这样一来至少分散了Shaw的思绪,避免了一拳甩在Root脸上冲动,末了还要在意有没有伤着那张漂亮的脸蛋。 
Shaw顿了顿,但很快又继续手上收拾的动作。她没有也并不打算躲开她,否则就等同于承认了这般调戏,以及她的介意。趁着还没来得及从对方眼神中得到那个暧昧的确认,Shaw知道自己得赶紧离开了。 
“保持伤口清洁干燥,三天换一次绷带。”把书包拉链拉上后,Shaw抬脚准备加快步伐,随后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甩下一个仓促的背影。 
“你看的见对吧?” Root突然提高了话音,像是生怕那个背影突然消失一样。 
Shaw浑身颤抖了一下,努力保持住身体的平衡,没搭话、没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下班回到家的Harold看见停在楼下的女儿几近崭新的山地车前轮朝一边弯了过去,一进门就急忙地问Shaw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有没有受伤。 
“没事,Harold。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石头。” 
Shaw每次都能找到那一刻没面子的迟疑,来圆鬼魂缠身不得不扯的那些谎。 
Harold看她有些脸红,也不愿再埋怨她的冒失。叮嘱了多次之后,他似乎也有了些头绪。哪怕是孩子的天性,也想要随着Shaw去。 
没多久,随着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John出现在家门口。 
“Sameen,又有谁欺负你了吗?” 
也难免John总会往暴力的方向去想。好吧,她并不是总能制服那些上前挑衅的鬼魂,即使她算得上十分强壮,在防身术训练这点上,John功不可没。当然,Shaw也会用体育社团排练来为伤口找归宿。 
Harold和John心知肚明,Shaw除了自己两人外和bear,谁都不会接近,更别说加入社团和别人一起打球。但他们也不愿意挑破孩子的秘密,特别是面对这样一个敏感的孩子。 
 “Sameen,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别老是磕着碰着。”Harold抿了口杯里的红酒,“女孩子身上留疤不好看。” 
这关心的由头也太烂了吧? 
Shaw嚼着切成小块后送入嘴里的牛排,还是“嗯”了一声表示信息已接收。 
John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口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酒,放下杯子握了握Harold的左手,取下衣帽架上的外套便往玄关走。 
“手头这个案子比较紧,我们得再研究一下,晚上就不回来了。Sameen,明早我开车送你,你那车骑不了了。” 
John披上外套,对正在埋头吃狗粮的bear吹了声口哨,确定bear抬头看向自己后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出门了。 
帮Harold收拾好餐具后,Shaw道了声晚安便回到自己房间,bear也跟了进来。 
你看得见对吧? 
Root的这句话从Shaw打开历史课本的时候就又钻回到脑海里,本就看不进去的她更觉细节之中的质问,越想越是烦躁。她把书合上扔在一旁,起身离开书桌,迎面倒在柔软的床上。 
难道她也看得见?那麻烦可能小一点,但要不是呢? 
那个女人自己衣领也没有高到哪去好吗?衬衫扣子扣那么低,也没什么看头……腿长?腿长了不起啊?晃什么晃? 
Shaw本想清醒一下,但她的确累了,挣扎着起来洗漱一番便重新回到了被窝的怀抱。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Shaw感觉自己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压着,偏过头一看,发现bear正伏在她身上睡觉,小脑袋抵着她的颈窝,耳朵一抖一抖地。 
Shaw轻声笑了,为了不吵醒bear,她小心翼翼地挪了挪它,起身往浴室走去。 
洗完澡吃过早饭,与Harold道别,Shaw一下楼就看见John正倚着警车,边喝咖啡边等着自己。 
路过公园的时候,Shaw又想起了Root的话,阳光倒是很好,透过挡风玻璃洒在她的脸上。 
倒是不知该不该期待这一天的坏与好。 
 
 
 

评论(2)

热度(49)

  1. 罐一张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
    ↓这位旁友真是位非常高产的老可爱惹